步青歌不禁赞叹她真是个绝世美女

凌云陀苍山

山脚下有一阵微风。蓝天令人眼花缭乱,空气特别清新。继续前进。山路蜿蜒曲折。连绵起伏的山峦上覆盖着厚厚的绿云。他们似乎蒙上了薄薄的面纱。它诗情画意,特别壮观。随着前进的步伐,雾纱卷起,雾逐渐融化和褪色。整个凌云刚刚浮出水面。

当步青歌来到山顶时,一双明亮的眼睛仔细地看着凌云,感觉到他周围的光环,嘴角挂着微笑。

步青松:“凌云,我来了!”

步青歌径直向大门走去,突然被两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白衣人拦住了。

凌云弟子:“谁擅自闯入凌云派 ”

卜青葛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愕,很快他的表情又平静了下来,他笑了。

步青歌:“下一步,我被推荐到凌云门下学习。”

其中一个穿白衣的人看上去很轻蔑。

凌云弟子“推荐 谁是介绍人 ”

步青歌平静地回答。

布青松是“莫无道”

他们一听到这话,就不相信地盯着对方,激动地脱口而出。

凌云弟子是“领袖”吗

其中一名男子迅速回应,急切地说。

凌云弟子:“这是不可能的,掌门人早就离开了神仙派,还没有我们的消息,他怎么能突然介绍你呢 你在撒谎!”

然后,他没等步青歌回应,就感觉到一阵风在刮,冰冷的剑刃碰到了他的脖子。

卜青歌微微皱起眉头。有些人对形势感到困惑,但他们都被欺负了。他们怎么能被屠杀。

卜青转过身来,躲开剑,跳到空中。当这两个人没有反应时,他们把另一个人踢了出去。

卜青的身体轻如燕子,轻轻地落在高墙上。她的衣服飘动着,她微笑着张开嘴。

步青歌:“游客就是客人,这是凌云的款待吗 ”

旁边的人急忙把被踢到地上的人扶起来,面带谨慎地说。

凌云弟子:“未经许可,任何人不得进入凌云派!”

被踢倒的那个人看上去既忧郁又愤怒。

凌云弟子:“别跟他胡说八道!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这孩子!”

然后他拔出剑向卜青葛冲去。步青歌立即从高墙上跳下,飞向凌云。

当他们来到大院时,他们吵了起来。当他们激烈争吵时,一群人匆匆赶来。

一位老人一边吹胡子一边盯着他,带头出口。

长老二:“住手!

[今日新闻]

凌云里谁放肆 ”。

这两个人停止了动作,用绿色的手臂互相看着。那个白衣人立即敬礼并急忙说。

凌云弟子“二大,这小子太傲慢了,坚持要突破凌云”。

第二位长老把目光转向卜青葛,其他人都跟着他的目光。

二长老:“你是谁 为什么来凌云捣乱 ”

步青歌微笑着平静地鞠躬。

步青歌“下一步,推荐我来凌云学习艺术”。

二长老:“谁推荐我的 为什么我没听说呢 ”

这时,刚刚和卜青打过架的那个人立即抢了话。

凌云弟子:“二长老,这家伙说他是领队推荐的。”

在那之后,他的嘴角发出了冷笑。

每个人听到这件事都感到震惊。就像听到令人震惊的事情一样,他们开始一个接一个地谈论它。他们隐约听到一些人的蔑视。

弟子:“掌门人 他在开什么玩笑 听说掌门人脾气古怪,下落不明。自从凌云成立门派以来,除了几位长老外,很少有人见过他。怎么能介绍他 ”

弟子:“是的,是的!他在说谎。莫掌门是谁 为什么推荐他 ”

弟子:“我明白了,我是一只高估自己的无名老鼠。我想他是想来我们凌云来触摸不朽之灵的!”

人群大笑起来,他们说得越多,就越是无耻。他们甚至开始嘲笑卜青葛

步青歌不禁赞叹她真是个绝世美女 热门话题

卜青一时哑口无言。那个老人到底在干什么 为什么凌云似乎不知道她会来 还有…老人和凌云之间是什么关系 他为什么成为凌云的首领

正当大家都在争吵时,第二位长者打断了他的话。

二长老:“既然我们凌云不知道这件事,你可以回你家去!我们凌云可不留闲人!”

门徒:“是的,是的,回到你原来的地方去!”

大家都叫嚷着要把卜青松轰走。

我们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 如果老人知道自己刚到凌云,被赶了出去,他就不知道该怎么自嘲了!步青歌躲过人群的追捕,跳到人群的后面。

哼要抓住我可不容易!当走在轻歌身边看着人群时,一双有力的手突然抓住了她的肩膀。显然,她没有施加任何力量,但感到了轻微的压力。

转过身,我发现我身后的那个人穿着一件白色长袍,像墨蓝色的丝绸散落下来。他很酷,满身灰尘,气质出众。他像天山的泉水一样清澈,没有进入这个世界。

当步青歌仔细看着他时,他旁边的人张开了嘴。

阮思康:“阿哲,放开他!

白立哲平静的脸上毫无表情。看来卜青葛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人。

坐在我旁边的那个人又开口了,但这次他看了看卜青歌。

阮思康:“少爷,很快每三年就要进行一次凌云剑试,如果您愿意,请您届时再来!”

步青歌看着这个人,他穿着白色的衣服,留着黑色的头发。他的衣服像风一样优雅。他的眼睛像秋天的水。他的眉毛和眼睛像画,像温暖的玉。

步青歌低下头,转过头来,抬起嘴唇。这真的很有趣。如果你以后进入凌云,有这么一位漂亮的师兄,你就得更加端庄!然而,目前最重要的是不要被这些家伙赶出去。

步青歌抬起头笑着说。

步青歌:“师兄,如果我现在要加入凌云怎么办

阮思康愣住了一会儿。他似乎没想到他会这样回答。然而,他很快恢复了镇静,淡淡地笑了笑。

冯久雨说:“这不取决于你!你认为凌云在哪里 你怎么能取笑它!”

嗯 另一个人想把自己赶走,这次听起来像个女人。

步青歌跟着声音,在人群中找到了演讲者。我看到我仍然穿着白色的衣服,脸像玉一样亮。它美丽而优雅,明亮而神圣,具有动人的魅力。同时,它美丽迷人,散发出一种冷静的自豪感,更加冷静华丽。

步青歌不禁赞叹她真是个绝世美女!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当师姐,真是太好了!然而,这双眼睛似乎不是很友好

当卜庆歌还在思考的时候,冯久雨背后的人开始同意了。

弟子:“是的,是的!师姐说得对!凌云随时都在这里!”

弟子:“不要靠近我们,我们的师兄是什么时候成为你的师兄的 ”“是的,别喊!”

步轻歌一阵子沉默,至于我 我刚来的时候对我很敌对…为什么我要参加任何剑试会 卜青忍不住摇头。虽然她是仙门名门派,但如此傲慢欺负他人,实在令人讨厌!

步青歌平静地摆脱了对白里车的控制,闪到了一个空旷的地方。大家都很惊讶他能以如此快的速度摆脱二哥的镣铐。

卜庆歌也不理会人们的表情,再次解释说,只是他在笑,在唱,但他的眼睛有点不耐烦。

步青歌:“我说莫五道老头叫我来,不知道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”

步青歌:“虽然我没有被别人推荐,但自从我来到这里,我就被你们的人无缘无故地搂在脖子上。然后我就被大家排斥和鄙视。他们都认为我力不从心。从头到尾,没有人愿意站起来为我说话。虽然我是神仙派的一个著名教派,但你们凌云……太傲慢了!”

步青歌转身离开。人们感到羞愧,无言以对。他身后的两位长者更是怒不可遏。

二长老:“你!这是胡说八道!”

我想收集更多并寄给你。谢谢你的支持!!!


1e

发表评论

Copyright 2002-2022 by 川婉电商网(琼ICP备2022001899号-3).All Rights Reserved.